《刺杀金三胖》:互联网首发的非典型病毒式营销案例

  当《刺杀金三胖》被索尼在各大院线撤映的时候,它似乎一下子从一部二三流的好莱坞类型喜剧片变成一部反抗极权斗争的“良心”佳作,许多人在未收看到“正片”时,便已经纷纷表明立场,为这部电影打出了将近满分的9.8。这已经充分证明大家的观影态度了――“你不是最好的,但你有种!”截止到上周日,本片在线租赁及购买次数超过200万次,总收入超过1500万美元,成为史上VOD收入最高的影片,苹果眼红,先前索尼请求时说尽好话却遭拒,现在只能自打脸――iTunes商店也即将上线该片。

  现在再来谈及《刺杀金三胖》,便不再是谈及影片本身,它更多代表了两种意识形态之间的对立。冷战的时代虽然早已过去,但之于朝鲜这样的极权国家,意识形态的训练与坚守从未终结。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何这部电影惹得朝鲜扬言派出黑客组织破坏索尼平台网络,甚至发出恐怖袭击的恫吓了。
 
  就电影本身而言,片子本身并无多少新意可言。甚至搞笑情节的设置都是老掉牙的情节:20世纪30年代,欧美左翼知识分子看到自身国家陷于水深火热之中,他们把目光投向苏联这一在他们想象中的极乐乌托邦世界。在《刺杀金三胖》中,那名知名美国主持人就像是上个世纪的知识分子被苏联蒙蔽一样,被朝鲜政府所设置的各种繁盛的假象暂时欺骗,并和金三胖交起了朋友,甚至一度陷入进与金三胖私密的个人友谊中不能自拔,直到最后偶然发现这一切原来都是假象。这部电影虽然对此作了微妙的讽刺,但也正是这一点让他显得不够真实:身在媒体最发达的时代和国度,一个知名主持人就这样轻而易举被金三胖骗得团团转吗?
 
  且不说国外媒体人对金三胖不可能再陷入一种个人崇拜式的误读,就连朝鲜的民众恐怕也不会再像电影中呈现的那样,把一个领导人当成神一样的膜拜。在朝鲜,目前已经有很多青年不顾禁令看起了走私电影,这些电影大多是美国大片儿,好莱坞电影扭转了这些被意识形态洗脑的青少年观念,让他们重新认识了爱与自由的重要性。
 
  不管你是否承认,这就是美国文化(甚至宏观意义上的整个西方文化)的感染力。在电影中,金三胖虽然如此喜欢美国流行歌曲,但他却不能公开表露出这样的倾向,他必须像上一代人一样,恪守着“金家王朝”的执政理念和独裁守则。
 
  相比军事上推翻某个政权或暗杀该政权的首脑人物,文化软实力的入侵更具威力。任何一个极权或者封闭保守之国,打着“抵御外来文化”的旗号,动用权力之手封禁外国作品时,都是一种文化不自信的体现:害怕这样的一种文化被民众接纳,认可,甚至奉为某种标准。如果自身的文化质素真的强大,那又何必用意识形态的条条框框来束缚一个国家民众自由选择的权利呢?文化自信首要体现在要有一种包容外来文化的心胸。
 
  有论说《刺杀金三胖》开了电影在互联网首映的先河,这个结论颇为应和前段时间剧本教父罗伯特・麦基放言“未来故事全在互联网上”“未来人们不会去电影院,也不会打开电视机”的论调,但细想之下,这部电影在互联网的首发更多是出于表达态度的某种需求,而非如麦基所“预言”电影院线产业的死亡,更多是源于一种偶然的契机,而非电影与互联网产业完美融合打通后的“经典案例”。
 
  《刺杀金三胖》如果没有朝鲜领导人金三胖的噱头,它不过是一部好莱坞流水线上再平庸不过的一部电影,但社交媒体时代的病毒营销,为这部电影加冕了“自由民主”的桂冠,甚至美国总统奥巴马都放话为这部电影保驾护航,可见卖电影话题远远比卖电影本身有得赚。只是,以牺牲电影品质的电影话题营销,又能走多远呢?
    下一篇

没有一点点征兆 你就这样出现......请给我一顶圣诞帽@微信官方甚至到现在,你的朋友圈是不是依然还是这样的?然而这是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