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人,54台手机,年入百万,4千字长文,揭秘羊毛党和他们的江湖

  早上8点,刘强把孩子送到学校,回家简单收拾了一下,带上交通卡准备出门了。他今天需要跑4家商场,2个餐厅,不是去买东西或吃饭,而是去领奖……

  刘强是一个全职“赚客”,主要的收入来源是参加各种各样的活动,赢取奖品,然后或变卖,或自用。也就是很多人口中的“羊毛党”。

  靠“赢奖品”来养活自己,在很多人看来似乎非常不可思议,然而就在你看不到的角落里,有这么一批人,活跃在各种活动现场,领走一份又一份奖品,并以此支撑着自己的生活。


  薅羊毛……

  接触这一行之前,刘强是个送货员,开着三马子在城市里帮老板们送货。每月大概能有2500元左右的收入,在石家庄这样的准二线城市里,勉强能够维持一家人的温饱。

  两年前,他的女儿参加了一个培训机构举办的“才艺”比赛,比赛中的奖项要由线上投票来选出,他的女儿非常希望能够得奖,于是他满世界的撒红包、拉票,但得到的票数始终距离获奖还有很远的距离。

  这时候,他的微信上突然有人问他是否需要“刷票”,对方保证200元帮他刷到获奖。

  虽然将信将疑,但刘强还是给对方发了200元的红包。之后,开始了漫长的等待。

  终于,等到活动结束前3个小时,刘强女儿的得票开始快速增长,与此同时,很多其他账号也选择在这一时间开始冲刺。

  最终,活动结束的一瞬间,刘强女儿的得票停留在总票榜第五的位置,得到了一个二等奖。奖品是一台“学习平板”,以及一套免费的全家亲子写真。

  这也是刘强一家,第一次拍写真……

  事情结束后,刘强对“得奖”这件事情开始上了心,在别人的“指点”下,刘强加入了几个群,开始参与更多的活动,渐渐也拿到了更多的奖品。

  大概半年之后,有一次刘强送货时出了个交通事故,三马子被撞的稀烂,幸好人没有受什么大伤。这件事情令他心有余悸,索性直接把三马子卖了废铁,从此开始了全职的“赚客”之路。


  “今天领的这些东西还行。”,刘强一边翻手机,一边对我说道,“主要都是米面油什么的,正好能留着自己吃,最值钱的是一个自助烤肉的充值卡,500块钱的充值卡,一般挂二手上,能卖300来块钱。”

  然而,刘强今天的第一站却不是去领这张充值卡,而是一家正在搞周年庆的商场,“这种商场活动,一般都会故意让人们排队,显得人气足,所以咱们早点去,不然后面排队的时间就太长了。”刘强很有经验的进行解释。

  到达现场后,兑换活动还没有正式开始,但现场果然已经排起了二十来人的队伍。

  刘强快速站到队尾耐心等待,等待的过程中,不时遇到一些熟人,也会热情的相互打个招呼,那些人,多数都是刘强的“同行”。

  原定9点半开始兑换,但直到9点45,工作人员还是没有就位,刘强又解释道:“不用太着急,这是主办方看排队的人还不够多,一般都会拖延一下。”

  又过了15分钟,兑奖的工作人员终于就位,此时已经长达五六十人的队伍开始缓缓移动。



  图片采集于网络,非文内场景实拍

  十几分钟后,刘强拿到了他今天的第一份奖品——一小盒有机大米。

  但他并没有离开,而是将礼品装进包中,又一次回到了队伍末尾,因为他还有一个中奖的账号,需要再领一次。

  但这次却没有那么顺利了,负责兑奖的工作人员认出了刘强已经领过一次奖,于是坚持不肯让他再领一次。

  刘强则开始不断地强调:“这是我媳妇的手机,我替她领的。”

  双方僵持过程中,似乎是商场主管的人过来看了一眼,然后嘱咐了一句,负责兑奖的人不情不愿的又丢给刘强一份礼品,然后说道:“不准再排了啊!”

  “其实我认识那个主管。”离开商场后,刘强说道,“他在上一家公司上班的时候我就认识他了,我手机里还有他的微信呢!不夸张的说,全市各个商场的经理,我都有他们的微信!”

  对于商家来说,各种活动往往要的是“人气”,而对于“赚客”来说,他们在乎的只是奖品,于是,这两者往往就达成了一种不可言说的“默契”。

  赚客们帮商家努力转发活动,拉动人气。而商家,则在一些规则上对赚客们睁一眼闭一只眼,提供一些方便。

  “其实,干我们这行,最重要的就是守规矩,尽量不要跟人家添麻烦。你跟人家关系处的好,能领到的奖品就多,你要是跟人家关系处的不好,给人家找麻烦,那可能直接就拉黑你了。”在去往下一个领奖地点的路上,刘强又开始跟我介绍他的经验之谈。

  “哎呀!又错过一个大毛!”聊着聊着,刘强突然有些惋惜的说道。

  所谓“大毛”其实就是“大羊毛”的简称,一般来说都是一些限量的优惠券、异常低价的商品什么的。

  刘强的微信里有十来个“大群”,主要都以“互助”、“互赞”为标题,很多像他一样的人,参与活动时都会把自己的邀请链接发到群里,让大家帮忙进行“助力”。

  如果发现一些很值得“撸”的商品,往往也会发布出来。

  而在这一整天里,刘强都要时不时的拿出手机来去各个群看一看,也帮帮别人点点赞。按照他的说法“你帮别人,别人也帮你,你要是总不帮别人的话,日子久了就没人理你了。”



  这一天里,之后的情节与上午都差不多。中午的时候,我们吃的吉野家,点单的时候,刘强并没有付钱,而是出示了一串代码,这也是他之前参与活动用1分钱秒来的兑换券。这样的兑换券,他自己屯了20多张。

  “像你这样,一个月能挣多少钱?”我很好奇的提出了这个问题。

  “这个不太有准的,少的话,一个月能挣两三千块钱,多的话能挣六七千块钱。假期和“双十一”都是挣钱的好时机。”

  “不过最挣钱的时候,还是赶上大商场开业,上次一个大商场开业,提前在网上抢满400减50的代金券,可以拿去买手机,商场门口就有人专门收手机,每台手机倒手就能挣300,如果自己挂到网上卖还能挣更多,那一天我们全家出动,一共抢了40台手机,挣了1万多块钱。”

  “你们这么容易中奖,是有什么诀窍吗?”我向刘强问道。

  “其实也没啥。就是号多、参与的活动多、以及对参与活动有经验。”

  刘强解释道:“我自己有10个微信号,其他人有的号更多,你们用一个号参与活动,我用10个号参与活动,那我得奖几率就是你的10倍,你每天参与1个活动,我每天参与20个活动,加起来我参与活动的中奖率就是你的200倍!”

  “而且,我们平时经常参加活动,更清楚小编们喜欢什么样的留言,比如字数要多,比如要点出活动重点什么的,自然也就比别人更有优势,其实这些都是积累出来的经验。”

  “你身边的人知不知道你具体是做什么的?会不会有看法?”

  “他们都知道我靠中奖为生,看法什么的倒是没有,但是经常有人来问我有没有免费的电影票什么的。这时候就会有点烦,我要是卖给他吧,他觉得我小气,我要是送给他吧,这也是我辛苦劳动的来的啊,我也心疼。”

  刘强说完,又继续补充,“外人总觉得我们很轻松,什么都不用干就能得奖,但其实我们也不轻松。你看,白天的时候我要满城市的跑,晚上回了家,我还要弄我那些号参与活动,很多时候,为了盯一些活动,经常要弄到凌晨一两点。说到底,也是挣个辛苦钱。”

  从整个沟通的过程中来看,刘强对自己目前的生活还是满意的,毕竟能够挣到的钱要比以前多很多,而且并没有以前那么苦。只是,他也对未来表达了一些担忧,比如商家在活动筛选航越来越先进,往往让他们难以应付,有时候辛苦养了很久的微信号说封就封了,这也会让他们措手不及。

  刘强不知道“赚客”的好日子还能做多久,但他也不太顾得上去想这些,他现在想做的,只是再多弄一些账号,再多参加一些活动,给家里,再多挣一点钱,仅此而已。

  

  其实,聊到“羊毛党”这个话题,在圈内,有一个你永远也绕不开的网站,那就是“赚吧”。

  赚吧是一个看起来很简陋的论坛,在2019年的今天,它依旧保持着10年前的论坛风格,简直可以说是一个活化石了……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网站,在羊毛党的圈子里可谓是声名显赫,如果要在圈子里论资排辈的话,你在赚吧里的账号注册时间基本上就是最有力的依据。

  这个小破论坛每天拥有着4~5万的在线访客,而每年的双十一,则会雷打不动的刷新一下访客记录,比如现在,它的最高记录就定格在去年11月11日的13.9万人。



  赚客吧成立于2008年,当时还是一个主要供宝妈们交换当地在哪里能领试用装的小论坛。

  一群宝妈在论坛里分享,哪里能领到试用装,哪里能获得小赠品,然后三五人邀约一起去现场领取,领回来之后,再在论坛上发帖炫耀。

  原本是一个小众的论坛,也看不到什么太大的发展前景。然而机遇总是来得猝不及防,2010年起,随着越来越多的商家开始利用微博进行营销,赚吧也迎来了自己的一次爆发式成长。

  不知什么时候起,人们发现在微博上有着无数中奖的机会,只要动动手指,就能得到一份获奖的可能。

  这个时候,赚吧就成了一个等待被挖掘的金矿。随着参与人数越来越多,传统的手工模式渐渐跟不上节奏,而这个时候,一条羊毛党的灰色产业链在赚吧渐渐成型,并一直延续到今天。

  在这个产业链里,有上游资源专门从事“做号”、“养号”的工作,他们利用注册机和猫池批量生产各种账号,简单设置并运作一段时间,洗成一个个待使用的“白号”卖给有需求的人们。


  猫池,图片采集于网络,非作者实拍

  而一些技术手段强大的人,则开始专注于制作各种自动化的“脚本”,导入账号,开启脚本,随后机器就会按照你设定的动作开始进行操作。

  这些技术大神,可能是赚吧里最早一批发大财的人,在那个时代,最受欢迎的脚本程序每月需要28元的使用费,而仅仅是论坛里一个帖子中,就售出了2万多份。更何况他们还开发了代理分销模式,最终到底卖掉了多少份,恐怕只有开发者自己才知道。



  微博时代的大幕渐渐落下,但赚吧和羊毛党们却并没有沉寂下来。

  越来越多的人在这里发现了更多赚钱的路子。

  比如,有些人专注收集电商品平台上的BUG价商品,大量下单,然后根据平台规则获取赔偿。

  比如,有些人把目光瞄向了各种软件的拉新奖励,批量做号,赚取推广费。

  再比如,还有些人依旧坚持寻找并参加各种活动,跟主办方斗智斗勇。

  每年的双十一,就是他们一年一度的狂欢。

  当然,在这些人中,也有一些人遭到了灭顶之灾,比如去年开始频频爆雷的P2P中,除了一些倒霉的投资外,相当一部分受害人,其实都是想要“赚一把就走”的羊毛党。

  赚吧的名声越来越大,但随着名声的增大,也是他“没落”的开始,虽然日活人数越来越多,但是有用的线报越来越少。

  很多商家专门派人盯着赚吧,以防止自己因为某次“BUG价”被羊毛党们撸的倾家荡产。

  而很多头部的玩家,则开始渐渐淡出赚吧,建立起自己的小圈子,闷声发大财。而这些,就是所谓的“大牛”。

  1个人,54台手机,年入百万,4千字长文,揭秘羊毛党和他们的江湖

  在赚吧里,“大牛”是对一个人最大的尊称,与之对应的一个词,则是“小散”。在今天的赚客圈里,大牛吃肉,小牛啃骨头,小散喝肉汤,已经成为了固定的利益分配模式。

  大牛们发现一个可以赚钱的渠道,立刻动用自己的技术与资源优势扑上去先挣一笔,然后把信息发到自己的小圈子里,小圈子的人跟风进入,拿走第二批收益。最后才会流传到赚吧这样的论坛中,半公开的让所有人一哄而上。

  这样做,一来是大牛给自己的小圈子打广告,毕竟这些圈子每年都要收取成百上千的“服务费”,这也是一笔不菲的收入。而另一个目的,则在于制造“法不责众”的局面。

 

  还记得年初时拼多多的BUG优惠券事件么?这就是一次典型的羊毛党出征。

  在创作本文的过程中,我了解到了一个大牛,大牛曾经自己有54部手机,每天利用特制的程序操纵这些手机批量操作,只要他到达的战场,就堪称是无往不利。

  现在,大牛有自己的工作室,雇了几个助手,每天进行着同样的操作,其场面真有如数字的战场一般。



  手机分控,图片采集于网络,非作者拍摄

  大牛很模糊的表示,他每年能够拥有百万左右的净利润,而很多认识大牛的人则告诉我,在他成立工作室之前,其实收入就已经达到这个数了……

  然而大牛也有自己的担忧,沟通过程中,他反复的强调:“千万不要透露我的任何身份,也别放任何照片。”因为他也不清楚,自己所从事的行当,倒是灰色,还是黑色。

  1个人,54台手机,年入百万,4千字长文,揭秘羊毛党和他们的江湖

  到了今天,我们身边互联网营销的大戏已经唱了十年有余,而羊毛党就像是这场大戏的影子,在旁人不太关注的地方,悄悄地生长、强壮。

  羊毛党,已然是个产业,更是一个江湖,在这个江湖里,有刘强这样只是为了糊口的小散,有论坛里随便漏一点就能让大家吃上一口的小牛,也有已经从论坛隐退,经营自己财富圈子的大牛。

  然而,即使是大牛也没有站在生态圈的最顶端,还有一些巨鲸一般的存在,他们躲在更深的暗处,用更隐蔽的手段,撷取着旁人无法想象的巨额财富。


  没有人知道,羊毛党的产业链有多么庞大,也没有人知道,羊毛党的未来会面临着什么。

  监管越来越严格,防作弊的技术手段也越来越新,也许有一天,羊毛党会从我们身边消失,也或者,在未来的日子里,他们会成功洗白,变成某种“全新”的行当。

  但不管怎么说,只要羊毛党们还依旧存在,那江湖,也依旧还会是那个江湖……

  注:文中所提及的所有人名均为化名。
    下一篇

  《某台曝光桂溪2019赚钱新方法,这些90后居然月收6位数》,吸人眼球的标题配上更吸人眼球的小资美女图片,点击后跳转的页面竟然是网赚平台,霸屏的致富神话背后到底隐藏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