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货分享——创投四大陷阱

今天分享一下创投的四大陷阱。
第一个呢,伪技术。拥抱技术没有错,但今天很多给自己的项目贴上太多所谓的技术的标签。最热门的人工智能啊,区块链啊之类的。创业者也很忌讳说,现在流行什么,我去做什么,或者我把这项目包装成什么。
投资人也一样,有一个媒体采访我,采访结束的标题是卫哲说90%的人工智能是伪人工智能,我特地发了个微信,我说你说错了,我的原话是99%,绝对说错了。全世界人工智能的人才,真的是数的过来的,数以百计吧,怎么就冒出数以万计的所谓的人工智能?
去看一些我的老本行,做家具的都说我这是带有人工智能的怎么样怎么样家具,大部分的我们以前看到的,带有机器学习的项目,今天披着人工智能的马甲都来了。
人工智能还是一种跟机器学习一样的算法,如何识别?我们作为投资人如何识别?你说大家千万不要往这个角度去包装,去年夏天和斯坦福的李飞飞教授啊,我们中国人里面可以说是人工智能首屈一指的专家,交流的时候总结出一种方法。

如何识别类似这样的伪人工智能?
核心就是机器学习的速度和进步的速度,人类让计算机学会下国际象棋,这台计算机打败世界冠军,用了将近20年。期间,人类还多次战胜这台叫深蓝的计算机。
这次人类教会计算机学围棋的,但是围棋首先比国际象棋要复杂很多,从打败初段作为学会,到干掉世界冠军,用了一年时间,阿尔法狗打败了世界冠军。AlphaGo zero用了三个月在打败了AlphaGo。AlphaGo Master又用了一个月打败了AlphaGo zero,带有人工智能的这种进步和学习速度,是以前机器学习所不具备的,这才是真技术,无论是做投资还是创业,你们要识别伪技术,或者你们的所谓的创业伙伴给你带来了一个技术。
第二个呢叫伪需求。
很多需求是我们在搭建业务模型,想象出来了,不是真实需求,它比较集中体现在过去两年的这个o2o。今天很多所谓的新零售,又在开始替消费者想象新需求,以前很多上门到家服务,肚量也挺大,但他不是消费者真实需求,他是被补贴出来的需求。以前你去外面店里面做个指甲,做个按摩,一两百块,我到你家只要几十块,那你当然希望到你家。但他能够到家几十块的原因,不是因为到家以后行业效率,他个人效率高了,他以前的店里一天可以做8个,上门只能做4个人,剩下时间全在路上,按理说做8个,收费应该比做4个低吧,一个人每天的产出不一样吗?是因为背后有资本的补贴在,再到资本的补贴一撤,这个需求就没了。这类需求,伪需求。
第三个对各位做创业的更重要,叫低效率。
投资者也是一样,和技术拥抱,结合互联网,本质上是应该把你这个行业或者企业效率提高了,结果今天为什么沾了互联网的技术烧钱反而变得越厉害了呢?是因为效率反而降低了。效率是商业本质,效率也是投资本质,过去这几年讲的最多的是效率,没有效率的增长,不是慢性自杀,是加速自杀。来我们这介绍项目的企业家,都想告诉我们,我过去一年也好,过去两年也好,我公司做的多大,我增长速度多快,我们不问很少有人主动说,我过去的增长和涨多快,我的效率指标有没有提高?
公司只要有人,就有人效,你只要用面积,就有平效,你只要有库存,就有库存周转率,你只要是卖东西,就有毛利率,你有尾货卖掉卖不掉,要看一个叫售罄率,你无论线上线下获得用户,就有一个转换率,转换率后面就有复购率,带率字的,都是效率。
大部分公司是只看一个叫增长率,偶尔再看一个叫市场占有率,这两个率谈得比较多,有了这两个率,别的几率都不要,叫低效率。
共享单车有没有技术?技术有,而且是真的,尽管技术门槛不高。GPS也好解锁也好,移动支付也好。需求有没有?有,而且也是真的,谁说单车需求不是真的,一块钱第1天就收钱了,我估计两块钱还有人骑,这么多人骑当然是真的,问题出在哪?低效率。
共享经济的本质就是租赁经济,租赁经济的本质就是资产收益的情况。在你资产被完全报废了之前,不仅把这个资产收回来,还能收回来几次吗?
看到一辆单车报废掉本还没回来呢,把效率做低了。大量的白领公寓,无论是集中式、分布式,都来跟我们谈,他们多么的共享他们多么的互联网。我就问一个问题,你入住率多少?
没听说过70%的,你有30%的资产是闲置的,70%你无论如何都完蛋。如果你70%的出租率你还能赚钱,那进来效率高的,你怎么竞争?你赚了不该赚的钱,70%,剩下的就不赚钱,所以我说你赚钱不赚钱,在这么低的资产的使用率违背了商业原则。低效率,第三个巨大的坑,没有效率的增长,不是慢性自杀是加速自杀。
第四个大坑叫大玩家。
中国有讨厌的“BAT”,BAT是三座大山。就像三大地主,你只要一碰互联网,用户都在这三个手里,你很难从他们手上圈用户圈地了。以前他是地主,他现在快变成“大恶霸”。
你做那个行业做的好好的,叫真技术真需求,效率做得也不错,他冲进来了。所以有的时候我们很多人也问我说如何和大玩家竞争?挺难的,不是说完全不可能,但真的挺难的。
所以过去一年半,我们只投资了一家纯互联网的公司,因为只有这一家我们判断,大玩家BAT不会杀进来。我们投了中国最大的同性恋网站,细分肯定是对的。大玩家一怕细分,在中国,其实你做一个百万级用户的东西,甚至做到千万级用户的,它的极限大约在千万级用户左右的,其实是个很好的生意。大玩家现在要碰的是过亿的用户量,单车用户过亿他一定要碰,打车过亿要碰,大玩家希望的是他做的是要过亿级用户。我说你做了百万级,千万级已经是个非常不错的公司,同性恋网站做到极致也就几千万,这样大玩家可能会饶了你,中国几千万的消费人群是能够支撑一家国内外的上市公司的。那是几百万用户,也是个不错的公司。
第一就是细分,细分的标志就是你用户数量级。第二个,你做的重一点。大玩家每家公司在三四万人不等,加一个几百人能干的事,他干不干?他一定干,我增加1%,2%的人,进入一个细分,他也干。所以你干的事儿最好要过千人,重一点,做一点他不愿意做的事。那他可能会用投资的方法进入,他不会自己干。
第一个叫细分一点,第二个叫重一点,第三个呢,你早一点,有可能。
什么叫早一点,其实淘宝跟易贝竞争时候易贝已经很大了,在中国,其实当时也比淘宝大的多。当时整个中国网购人群才500万,易贝有95%。只要我们相信有更多的用户还没有用,即使你早了,怎么竞争?
淘宝当时提出一个倒立文化,领先的人,不仅领先还足够强大,有人说叫颠覆颠覆,怎么颠覆?你把他做的事儿写下来,你彻底180度反着来。比如说当时易贝收费那淘宝不收费,易贝不允许买卖双方交流的,我们要不仅允许还鼓励我要旺旺,易贝是不允许交流的,因为他是拍卖制。陈列易贝是怎么样?最快到下架的商品挂在最上面,因为是拍卖嘛,这个到期了。最新发布的反而在后面。淘宝是最新发布的在前面,易贝限制你发布产品数量,我们放开,鼓励你发布产品数量,所以你列出十几个你的领先的,我们叫feature特质。你彻底把它反过来做,因为你顺着做一点机会都没有。
我们事后要检讨,人家易贝也不是都做错了。你把他10件事都反过来,好像八件是反对了,还有两件等我们打败它再改回来。你只有打败他以后再学习他,共产党军队打败了国民党军队,再把国民党的将军请到军校来给我们上课。所以只能是颠覆式的,但是尽可能也要避免大玩家进来,而不是进来以后再去竞争。
我想说今天有能力做产品的,不要做渠道,不要做平台,就有能力做产品的人哦。什么是产品呢?我们叫IP内容,b2b本质还是个渠道,渠道生意啊。
生意就三类,一类叫平台生意,哦哟,那不得了,就是你有用户特别牛,我说平台生意大玩家太厉害了,b 2 b的也是一种渠道,渠道是夹在两头的,渠道一头你往平台走,就是如果你有能力抓更多的用户的话是有机会成为平台的、另一类呢,因为我见了渠道,我反向做产品容易啊,我就能够迅速把我自己的产品做起来。
我今天是鼓励更多的人觉得成功概率高的是做产品,就是做内容。利润不低的,公牛也是十几亿利润的公司,而且每年还40%,50%地成长,这么大的体量还能成长,一旦让他从没品牌做成个品牌,别人进不来了,形成一个品牌壁垒了。
今天谁再敢说鸭脖子,三个鸭脖子顶在你前面,市值400多亿。就像以前你是做母婴的,我们给他建议说,唉,小孩擦屁股纸哪个最好了?没有的呀。那一天用几张啊?
大牌忽略掉的东西其实已经很成功的。拖线板,现在有很多人就要拖线板,等于公牛。10年前呢,拖线板哪有牌子,买了就走呗。但今天告诉你有牌子了。
安可是同样的思路,充电宝在全球卖到世界第一名,但人家不安心于这个牌子。现在开始进入叫挑战有一些牌子。耳机有牌子吧?音响有牌子的吧?人家现在又做到全球第一。
产品是最容易挣到钱,产品是不需要大资本来做的。你的渠道和平台要大资本来做,如果你们很难融到大钱,那我觉得做品牌是很值钱的。就我们那些都是外行设计来这个产品哦,但他又是外行,他重构整个产品,重构整个成本,重构整个供应链,重构整个营销体系,迅速崛起。
今天很多人是觉得今天是个创业好时代,是个融钱容易的好时代,今天实际上是一个做内容的好时代,今天是做平台的最坏的时代。今天为什么我说你没有千亿,不要跟我谈平台?平台原来已经是九死一生,现在是99死一生。因为大玩家将你做平台的机会变小。
所以总结一下,很多人说你能讲讲创业的坑和投资的坑。我说差不多的,因为为什么投资人会掉进坑里面去?是因为企业家先掉进去再把我们拽进去,如果你们都不踩坑,我们投资怎么投到坑里去了?
    下一篇

创业就像是西天取经,路上我们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妖怪”,只有一一打败它们才能取得真经。然而现实却是我们没有孙悟空那样强的队友帮我们搞定一切,更多的是老沙那种平平庸庸的队友,优点跟缺点一样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