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多年前的BBS论坛上,互联网CEO还在吹牛B

  “ 互联网是没有记忆的。 ”

  这句经常被编辑部用来调侃的话,其实无比真实。

  就像是今天的 80、90 后已经快要 “ 忘记 ” ,而 95 、00 后几乎从来没有过对于 BBS ( Bulletin Board System 电子公告板)这种网络社区形态的记忆一样,互联网也正在忘记这个曾经红极一时的网络社交雏形。

  中国最早的 BBS 还要追溯到 1991 年。

  那时候,互联网还没有普及开来,一个叫罗伊的北京人用 Telnet ( 一种电话线路 )搭建了国内最早的拨号连接的 BBS 站点 —— 长城站。

  长城站其实是按照美国人 Jennings 在 1984 年自己创建协议,开发出的信息互传网络 FidoNet( 惠多网 )的体系建立的 BBS 交换系统。

  FidoNet 的 logo 是只小狗
 

  在建立之初,长城站不管是体量还是影响力都极小,小到人少的时候,也是大多数时候只有站长罗伊一人连接在线的地步。。。

  直到后来一年多的时间里,长城站和汕头的另一个站点 —— 手拉手站联合,才有了正式的 FidoNet 的中国分站:CFido( China FidoNet ),中国的 BBS 文化也从 CFido 开始萌芽。

  现在你依旧可以通过浏览器搜索到 CFido 的网页

  它还是 2001 年最后一次更新时的样子,但功能却已经不在

  

  值得一提到的是,能在 CFido 上相遇的人几乎都是 90 年代爱好新鲜科技,对互联网充满无限遐想的技术宅,他们可以说是中国的 “ 中国第一批网民 ”。

  1993 年,丁磊在无意间在一本杂志上读到关于了 CFido 的信息,还在朋友的帮助下在宁波建立了自己的一个站点。

  有意思的是在那个通讯不发达的时代,很多人都是像丁磊一样,在杂志、报纸上读到 CFido 才汇聚到了这里。

  1994 年,马化腾加入 CFido,还经常在平台上和网友讲关于小母牛的歇后语段子。
  

  马化腾、丁磊、雷军、求伯君都曾经是 CFido 的站长,时过境迁,当年这些第一批网民,早就成了中国的互联网大佬,而 BBS 也在 CFido 之后迎来了属于自己那个特殊的时代。

  而其中的校园 BBS,绝对是大部分千禧年大学生最具情怀的精神后花园。

  1995 年,中国第一个校园 BBS 诞生 —— 清华大学 “ 水木清华 ”建立了,在此之后,高校 BBS 在大学里迅速成了学生生活最主要的网络娱乐基地。
  

  这些 BBS 里的版块大到时事新闻探讨,专业领域交流,小到社团活动发布,情感生活分享,版块可以完整的涵盖几乎大学生关心的所有领域,“ 灌水 ”、“ 跟帖 ”、“ 挖坑 ”,这些网络名词也层出不穷。

  最活跃的时期,一个站点同时在线人数能够达到上万的量级。

  在校园 BBS 最鼎盛的时期,甚至还诞生了互联网的初代网红。

  2004 年,有网络拍手把 “ 芙蓉姐姐 ” 的照片发布到了水木清华和北大未名( 清华和北大的 BBS )上。

  

  用“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 形容自己,却喜欢在镜头前摆出雕饰过渡的浮夸 S 形造型的 “ 芙蓉姐姐 ” 就此迅速在各大高校的 BBS 和论坛流传开来。

  在此之前,“ 芙蓉姐姐 ” 还只是普通的清华考研大军的一员,名字也平平无奇( 姐姐本命史恒侠 ),仅仅凭借着一张照片,就引来了各大论坛的无数跟帖。

  能让一个名字一夜爆红,这大概就是校园 BBS 在那个 “ 想红比登天还难 ” 的时代的魔力。

  2005 年,校内网也就是后来的人人网成立,校园 BBS 第一次迎来了新的形态。

  同校好友人脉网、情侣空间、校园生活,人人网在 90 后的心中留下了各种各样不可磨灭的记忆。
  
  但随着互联网产品形态的不断更新迭代,移动端产品大军崛起,只停留在 PC 端,管理问题层出不穷的 BBS 终究还是只给一代人留下了印记。

  2018 年,人人公司卖掉了自己社交平台相关的业务,同年的 2018 年 2 月底,上海交通大学校园 BBS “ 饮水思源 ” 也关闭了外网的访问端口.

  人人网的正式落幕;累积访问人数超过了千万的初代 BBS 站点的关停,也正式暗示着属于校园 BBS 的时代大概是最终退出了互联网舞台。

  而跨出校园,BBS 也曾一度发展成了红极一时的天涯、猫扑等大型论坛,在这些论坛里,各种大神出没,把互联网活脱脱混出了独一无二的江湖模样。

  直到今天,提起小月月,周公子,《 鬼吹灯 》,《 盗墓笔记 》这些名字,估计还是会有一帮差友跟小辣椒一样记忆犹新。

  也许 BBS 的时代真的已经落幕,我们坐在电脑前,盯着屏幕跟帖的习惯,逐渐被拿着手机刷微博、知乎、豆瓣等等 App 的日常所代替。

  但不管这些社交工具的形态如何变化,我想,我们希望去表达,对新鲜未知的好奇,对属于自己的圈子的渴望,一直没有变。

  “ 时尚是个轮回 ,互联网又何尝不是 ”
    下一篇

朋友圈,可以说已经成为当代年轻人展示自己和互动的主要阵地。每个人都小心翼翼地维护着自己在朋友里的“人设";,每天都面临着“该发什么朋友圈”、“这条朋友圈发不发”的终极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