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很多产业互联网会失败?

  编者按:下文结合产业互联网的缘起内涵、本质本源、核心价值、顶层设计、热点趋势等,提出“狭义的产业互联网造成认识上的迷雾、没有生产方式生活方式的贯通是假的、没有从‘投入-产业’到‘输入-输出’、没有商业逻辑的技术结构是叶公好龙、只有系统性创新才能成就产业互联网”等,是很多产业互联网注定失败的原因。

  一、狭义的产业互联网造成认识上的迷雾

  在国际上,“Industrial Internet”最早被定义为“用复杂物理机器和网络化传感器及软件实现的制造业企业互联”;后来由于“Industrial Internet”主要应用是工业,在引入国内时就被翻译为了“工业互联网”。

  而在国内,基于互联网发展的平台公司,有的分为“C端业务”、“B端业务”,前者被视为消费互联网,后者被视为产业互联网。

  如今,狭义上的产业互联网是指以生产者为主要用户,通过在生产、交易、融资和流通等各个环节的网络渗透从而达到提升效率、节约资源等行业优化作用,通过生产、资源配置和交易效率的提升推进产业发展,带来全新管理模式、服务机制、服务体验的产业形态。

  而广义上的上“产业互联网”,也就是“工业互联网”,则是面向生产者、消费者等用户,通过在社交、体验、消费、流通、交易、生产等各个环节的网络渗透从而达到优化资源配置、加速敏捷供应、提高消费体验,最终将生产方式(技术构成+组织方式+管理模式+服务模式)与生活方式(消费模式+社交模式+消费体验)全面贯通的产业形态。

  当前,产业互联网已成为“数字中国”战略的重要内涵以及重要途径,但对于产业互联网的认识还存在很多迷雾,而对于产业互联网的实践还存在不少误区。
  二、没有生产方式生活方式的贯通是假的

  究其本质,如果说电商互联网平台改变的是消费模式,社交互联网平台改变的是生活方式,工业互联网平台改变的是生产方式,那么产业互联网则是整合供给与需求、工业与商业、虚拟空间与智能硬件以及生产方式与生活方式,最终将形成“数据驱动+平台赋能+智能终端+场景服务+社交生活+敏捷供应”的生产生活方式。

  “数据驱动”,就是数据成为重要的生产要素,数据驱动成为重要的发展动力;“平台赋能”就是从物理空间到虚拟空间上走,在上下游、买卖方、供需端之间,从做事到做局,从第二方走向第三方、第四方;“智能终端”就是从虚拟空间上往智能硬件上落,智能硬件成为云端云台的触角和终端;“场景服务”就是数据、内容、服务、交付等融为一体,以市场需求反向配置生产资源与服务方式;“社交生活”就是在社交化生产与社交化生活之中,将买卖、生活、生产嵌入到人的生活之中;“敏捷供应”就是生产与消费的距离越来越短,短、平、轻、快地实现产品、服务的供给。

  应该说,单纯面向生产的是工业互联网,单纯面向消费的消费互联网,而没有产生新的产生活方式的都算不上产业互联网。
  三、没有从“投入-产业”到“输入-输出”

  产业互联网的核心价值是从以“投入-产出”为代表的生产函数到“输入-输出”为代表的生态函数。

  其生产要素不再是人才、土地、资本、技术,而是场景、智能、数据、平台、生态

  其组织方式不再是工业化、信息化、市场化、资本化等等,而是在场景拉动、智能引领、数据驱动、平台带动、生态赋能以及流量聚合,形成开放、多元、活力、共赢、高效的创新生态圈与全新产业组织方式。

  这种“场景拉动”,就是围绕需求再造与需要挖潜,通过数据、内容、服务、工具、体验的有机结合开辟新的市场空间、消费空间、应用空间或想象空间等,实现业态创新;“智能引领”就是将人工智能与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移动互联网、5G以及其他新技术、先进制造相结合,形成新的技术构成、新的技术架构、新的组织方式、新的组织方式,最终产生新的生产方式;“数据驱动”就是加快将人流、资金流、信息流、物流、商品流等转化为数字流及其价值流,促进产业链、创新链、资本链、数据链、供应链以及人流、物流、信息流的资源共享、互联融通、开放创新、优化配置以及快速生成,加快互联融通;“平台带动”就是从做事到做局,不断优化企业作为生产组织方式、市场作为资源配置方式、集群作为产业组织方式之间的关系,打破企业边界、商业疆域、产业界限,带动产业组织创新;“生态赋能”就是从中心化的平台到去中心化的平台的平台,形成开放创新、共生共荣、共同成长的环境,激发市场活力。

  四、没有商业逻辑的技术结构是叶公好龙

  产业互联网的顶层设计与建设运营并非单纯是技术架构与功能实现,更在于业务架构与商业逻辑,只有以产业跨界的新思想驾驭“平台+生态”的新模式、以“平台+生态”的新模式架构“以用户需求为起点+以行业应用为导向+以数据为驱动+以网络/平台/安全为核心+以基础设施为支撑”的新技术,以产业互联网新技术驾驭新业态,形成反向设计与逆向创新。

  当前在国内外不同行业、领域和地区出现了不同的工业互联网平台、产业互联网平台、产业物联网平台等,制造业企业搭建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带有浓厚的智能工场烙印与消费端交互不够,电商企业搭建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带有浓厚的流量驱动但底盘不硬,社交平台推广的产业互联网偏向企业商务,不仅鲜从产业思维上对制造业或服务业、生产与消费、供给与需求、工厂与工场进行跨界整合,还难以从科技革命中将生产方式与生活方式打通,出现“多面开花,但少有重磅炸弹”的局面。

  与此同时,当前的产业集团逐步从产品企业、平台企业、生态企业方向转变,不同的企业性质、发展段位需要不同的业务模式、方式方法,在大企业平台化以及生态化转型中,不仅需要彻底的平台化转型,还需要多管齐下抢占产业变革的新赛道,核心通过“去中心化(集团化)、再中心化(平台化)、再去中心化(生态化)”,将数字内容、物联平台、智能终端、场景体验、社交商务紧密结合在一起。
  五、只有系统性创新才能成就产业互联网

  产业互联网建设发展的推广应用,是以模式创新、技术创新、业态创新、管理创新为核心的系统创新,工厂级的工业互联网、产业互联网不是一个完整的工业互联网、产业互联网,更多的是智能工厂,很多产业互联网能否彻底走向产业互联网的前提,在于统一大数据云平台驱动下的系统新创新与结构性重构。

  在此过程中,产业互联网出现了如下新的热点和趋势:
  1. 硬件设备与网络设施作为产业互联网的硬件设施,既是难点、痛点,也是热点、重点,尤其是智能传感器不仅是硬件、更是数据的创造者;
  2. 产业云平台作为产业互联网的核心呈现中间集中两端分散的格局,与企业结合、行业结合、区域结合成为重要的发展方向;
  3. 工业软件作为产业互联网的“大脑”,需要以全新架构为生产提供服务,尤其是产业互联网级APP将成为生产方式与生活方式贯通的桥梁;
  4. 产业互联网平台数据安全风险隐患凸显,信息安全作为产业互联网的保障面临着较大的安全挑战、也面临着较大的发展机遇。
这些热点趋势需要关注,更需要在生态化商业逻辑与平台化业务模式条件下,与技术架构有机结合在一起。
    下一篇

最近这两年,互联网界开始大呼B2B风口来了,觉得马上又一批猪要起飞。可遗憾的是,在任何一个主流互联网名单里,都没有看到任何一个B2B平台的身影。中国的2B互联网人,一直在想办法吸引传统制造业的加入。可搞来搞去,玩法还都是围着商情思维打转转:为企业提供商机的对接机会,并企图切入到交易环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