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中缅边境互联网的“地下江湖”

  一场“封号风波”正在社交平台掀起。

  10 月 14 日起,坐标云南、贵州、四川以及重庆等地的大量用户纷纷表示自己的QQ、微信突然返回到登录界面,并提示“账号因涉嫌欺诈,被国务院打击治理电信网络新型犯罪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通报查封”。

  随后,@公安部刑侦局 于 10 月 15 日下午通过微博发布了《关于封停中缅边境电信网络诈骗活动严重区域QQ、微信、支付宝、POS机等社交和支付账户的通告》,表示正在组织开展专项打击行动,被“误伤”的用户可以在联系并核实后解封:
  一时之间,包括此条微博在内的各家官媒的通报微博下,涌入了大量被误伤的无辜,且解决无门的用户,主要的状况集中在多个方面。

  比如,存在不少误伤情况;有重庆的用户表示,自己从未去过云南却被波及。@公安部刑侦局 官微对此回复“紧急加派了人手,尽快解决问题”,侧面证实了误伤情况的存在:
  另一方面,波及用户太多超过了解决方案的负荷;比如有用户反映派出所已经排上了队,而公布的 14 个联系电话已经被打爆;不少用户主动扩散,联系电话已经支持发短信解封:
  从这次行动的雷厉风行,不难看出中缅边境的电信网络诈骗活动已经到达极其猖獗的地步,相关部门不得不铁腕出击。这也再一次使得“缅甸诈骗”的话题引起各方关注。

  01为什么是中缅边境

  近年来,地下黑产几乎成为了东南亚的代名词之一。

  严格来说,东南亚的 11 个国家中,柬埔寨、老挝、缅甸、泰国、菲律宾、马来西亚向来更受骗子们的偏爱,而其中的缅甸尤甚。背后的原因在于多方面,我认为有三大源流:

  首先,在于缅甸的复杂的环境

  缅甸三面环山一面临海的格局,一方面造就了其对外通道集中于南部沿海的局面,另一方面由于历史原因对外交流不足,本身经济开发难度也极大,这使得边疆地区长期处于落后、动荡。

  具体而言,缅甸的一级行政区划共有 7 省、7 邦、1 联邦区、6 自治区域四类。其中,只有被定为首都的联邦区,以及聚集于中部平原、由缅族作为主体民族的 7 省相对繁荣;

  而不仅边疆为主的 7 个邦仍有大量少数民族武装占领盘踞,自治区本质上只是缅甸政治改革与民族地方互相妥协的产物,几乎完全脱离中央政府控制。

  也就是说,缺乏统一安定政治环境的缅甸边境地区,本就是罪恶的温床。

  其次,在此基础上诞生的菠菜基础

  众所周知,国内除澳门外统一禁止赌博。于是,东南亚国家从十多年前开始,就兴起了发放赌城拍照,开放边境赌场,吸引中国赌客前来“跨境梭哈”的风潮。

  其中,有着地理优势的缅甸最为猖獗,果敢、勐拉、迈扎央有“中缅边境三大赌城”的名号。以果敢为例,只需由云南省镇康县南伞口岸跨越一条分界小河就进入了一座赌城。

  在巨额利税的刺激下,这些边境地区纷纷出台政策鼓励菠菜业,而在国内走投无路的山西、广东、浙江和福建等地的赌场资源一拥而入,与当地势力达成了某种共生关系。

  十几年前,几乎每家赌场开张,70 岁高龄的果敢特区政府主席彭家声都要亲自出席剪彩仪式,他有这么一句口头禅:

  “你来帮我发展,我来帮你发财。”

  我国警方早在 2003 便不断提升打击境外赌博的力度。2005 年 1 月,云南警方就曾宣布:“(边境)82 家赌场已有 68 家被迫关闭,剩余的 14 家经营日益惨淡,即将关闭”

  压力之下,线下赌场开始逐渐走向极端:

  其一在于与各种诈骗套路相结合;引诱赌客输光筹码并签下赌债;甚至与当地黑恶势力合作,强行,以殴打、拘禁的形式要挟国内的亲属为其偿还赌债;

  其二是转移到线上;具体而言,赌场内会布置监控设备,并通过网络上传监控画面;赌客只需下载专用软件,便能远程收看赌场直播并指挥下注。

  当地政府甚至支持开展线上赌博,因为这意味着全世界赌客都能挤上牌桌,为当地贡献利税。

  中国台湾电信诈骗的转移

  线上的赌博繁盛,从另一个角度为为电信诈骗拓展了土壤。电信诈骗在中国台湾历史悠久,上世纪 90 年代时甚至成为一大社会问题。实行“三通”后,大量诈骗犯将阵地逐渐转移至大陆(比如福建),最为常见的“冒充公检法”便是台湾电信诈骗的惯常套路。

  在 2009 年,大陆与台湾签署《共同打击犯罪及司法互助协议》后,凭着彼时台湾护照在全世界 140 多个国家免签或落地签,电信诈骗犯将阵地转移至距离近、成本低的边境地区

  比如今年 9 月,重庆沙坪坝区警方就成功打掉一缅北跨境电信网络诈骗集团,抓获 69 名犯罪嫌疑人,几乎全部来自福建省龙岩市。

  换言之,电信诈骗与网络菠菜,是缅甸边境的两种底色。

  02 错综复杂的套路

  电信诈骗、线上赌场……打磨了二十多年骗术,在互联网的加持下将会排列组合出哪些套路?

  典型之一是“资金盘”

  所谓资金盘,其实是一个诞生于诈骗行业内部的说法,本质上是以投资理财为名义的各类骗局的统称,具体来说有外汇盘、贵金属投资盘、股指期货盘等等。

  此类骗局几乎与庞氏骗局别无二致,不存在实体经营,而是通过将后续会员的投入作为早期会员的高额回报不断将雪球滚大,最后在资金崩盘后再逃之夭夭。

  看似,但在过去几年虚拟货币行情大涨的影响下,本是庞氏骗局的资金盘通过邀请交易所/大佬站台、与黄金挂钩、高额回报的包装,摇身一变被成了“去中心化货币”。

  比如,马来西亚央行就曾把 64 家资金盘列入黑名单,其中的 MBI、云数贸、真善美、Ufun Utoken 对于不少国内“投资者”都不陌生。

  “情感空虚”的“杀猪盘”

  如果说瞄准“口袋空虚”的资金盘还能有所提防,那么,瞄准“情感空虚”的“杀猪盘”可谓是将电信/网络诈骗、线上赌场两大“边境产业”的精髓融合到了极致。

  据《2018 年网络诈骗趋势研究报告》显示 90 后已经连续5年成为 最大受骗群体,而 80 后占比也高达近3成。而这两大群体,构成了我国单身青年的主力军。

  投资可能骗不了年轻人,但感情能。

  所谓“杀猪盘”,是诈骗行业内的黑话——“猪”指的是受害者,“养猪”指的是是培养感情的过程。以此类推,沟通话术是“猪饲料”,沟通工具是“猪槽”,养肥后骗钱收网就叫“杀猪”。

  “杀猪盘”的背后,是一套运行严密的组织,一般分为话务组、供料组、技术组、洗钱组四类。

  首先,“供料组”负责找“猪”:他们在各大社交平台四处出击,或者从婚恋、成人网站买到会员资料,总之瞄准的都是“缺爱”的男男女女;

  其次,“话务组”负责“养猪”;他们加上“供料组”提供的“猪”的微信,通过嘘寒问暖、自曝感情经历等方式与被骗者建立关系。

  “杀猪盘”的操盘者在电信诈骗多年的方法论基础上,形成了一套“人设打造方法论”。

  比如,诈骗者会到社交平台,搜集各路八线模特或小网红 PO 出照片作为打造人设的素材;会在朋友圈中经常分享诸如潜水、机场等场景,营造健康、多金的形象。

  他们还会捏造经历原生家庭问题、离异、情伤却依旧保持乐观相信爱情的人格,并将受害者视为“对的人”表达对其的爱慕,为受害者营造心理暗示。

  不止如此,“养猪”的过程中,几乎所有的交流场景,都被诈骗者总结出了相应的应对话术。

  比如,有位有女性受骗者在知乎贴过被“养猪”的细节:

  “他说他毕业从工地做起,一直到了项目经理,现在在国外出差带项目,一年工资+年终有个50万左右。

  他家里不是城市的,但是父母恩爱。

  而我从小父母吵架,隔三岔五闹离婚,母亲和奶奶关系差,父亲脾气爆,我就是典型的缺爱。

  他说,你来我家吧。

  有时候语音的时候,他会让他同事过来,叫我嫂子,我经常被吓一跳,但是电话这边的我其实已经脸红内心还有小欢喜,小心翼翼的说你好你好。”

  双方“确定关系”并不断升温后,“杀猪盘”进入“变现阶段”,手段则是资金盘。

  诈骗者会有意无意提及自己并不富裕,展现出来的“精英人设”其实是因为自己有些“门道”,会利用某菠菜网站的漏洞赚取高额回报,或者知道一个优质的投资项目,并试探性提出一起玩。

  此时,受骗者开始分组:毫无兴趣的会以“冷暴力收场”;而深信不疑的,则会在被诈骗者有意让其尝到甜头,转而倾家荡产甚至背上贷款“梭哈”后,被“杀”掉再拉黑走人。

  这背后,技术组会作为菠菜网站的技术支持,调整赔率,甚至为每一个单独搭建网站,使得抓捕难度加大;洗钱组则负责让资金绕过重重程序,难以被追踪。
  今年 8 月 28 日,重庆警方就曾租用两架包机押回 150 余名电信网络诈骗嫌疑人,后者涉及全国 28 个省市的 100 余起案件,绝大部分都是“杀猪盘”。

  不难看出,“杀猪盘”的之所以猖獗,在于其有着电信诈骗多年形成的方法论加持,外加中缅边境菠菜产业的发达,使其成为了一个完成的产业“生态”。

  毕竟,赌徒只是少数,但“缺爱”已经是主流。“杀猪盘”危害之大,不只在于金钱,更在于对于受害者而言,其感情的创伤将成为很长一段时间的阴影。
    下一篇

盈不盈利不是著作权侵权的必要条件,只要有非法传播这个行为存在就够了。也就是说,人人视频在app“频道”选项卡下的所有未购买版权的影视剧,均涉嫌侵犯著作版权。而新氧、蘑菇街等广告主投放人人视频的行为,从某种程度上说,就是在变相地支持“养活”了这一灰色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