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万播放量带来0销量 这场刷量互撕的背后揭示了多少行业秘密?

  以前我们总说内容为王——酒香不怕巷子深,现在我们总是听说“流量为王”——“酒香也怕巷子深”,好酒庄也要开在流量入口,不然就只能流产,从工商界到文艺界,流量成为了“兵家必争之地”,什么是流量?简单说一个人就是一个流量,但,一个流量是不是就是一个人,或者是一个真实的人呢?不一定。最近,一位自称创业青年的广告主,和一家新媒体巨头上演了“互撕大战”,再次引爆“流量造假”这个话题,近日,一位拥有380万粉丝的微博博主...被指刷数据造假一事,备受关注...浏览量上百万,但实际给他店铺带来的流量几乎为0,网友感慨说,不只是微博,哪个平台都有水!

  《一场新媒体巨头导演的“僵尸舞台剧”,真实还原现场,导火线:一条一夜爆红的视频,我们流量却为0!》这是最近在网上一夜爆火的文章,阅读量10+,内容直指网红大V张雨晗及所属的新媒体MCN巨头“蜂群文化”,称他们通过刷流量制造350多万次播放量的虚假数据,把一位事业刚起步的创业青年骗得“损失惨重”、“颗粒无收”。话说光看这内容简介,不少人的反应都是:

  小编也不敢相信,于是连忙赶到深圳,找到了文章的作者——自称“创业青年”的何先生。何先生说,今年9月他和号称微博头部机构的大公司“蜂群文化”合作,为自己代理的产品在微博上做推广。

  从“蜂群文化”的主页来看,这的确是一家巨头级别的MCN公司,旗下有“留几手”、“酷酷的滕”等众多网红大V,号称全网粉丝覆盖3亿,服务客户有5000家以上!于是“为了试试效果”,他选中了在微博上380万粉丝的“蜂群文化”网红大V@张雨晗YuHan做推广,并且在9月27号晚上7点发布了相关广告视频。

  不知道这段有“光能黑科技”加持的“网红带货视频”有没有勾起各位“买买买”的欲望,反正从微博数据来看,这段视频简直火得一塌糊涂,49分钟播放量12.1万,1小时播放量23.2万,一夜后播放量353万!

  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视频发出后很快就有上千条评论,还有20多人表示已经“种草”或“下单购买”。

  何先生描述自己当时的心情那就是“对未来充满信心”有没有?何先生:当时我感觉今天晚上可能会爆货。 就是震惊的一种感觉,因为我觉得这真的是大V啊...然而很快他的心情就如同坐上了过山车,因为当时店铺的销量是:0销量

  用何先生的话说,他当时甚至怀疑是不是自家公司断网了,不过他在一番调查后,最终把怀疑的矛头对准了“蜂群文化”,质疑对方雇水军刷流量。而在文章发出引发关注后,“蜂群文化”方面是这么回应的:

  很显然,“蜂群文化”并不认可“数据造假”的质疑,随后“蜂群”方面还发布声明并给何先生发了律师函,在辟谣了何先生文中所提到的“百万推广费”后,还注明“本公司并未承诺保证任何关于转化率的问题”。对于这一点,何先生承认双方合同中确实没有约定“转化率”,但他还是觉得自己吃了个“哑巴亏”!

  于是双方“情与法的交流”在“蜂群文化”工作人员的一句“祝您国庆节愉快”后戛然而止。何先生也就此走上了“取证”的道路,比如他通过网络得知把一段视频在微博上刷出300万播放、上千评论、数百转发只需要3500元,再比如他查出微博显示的粉丝人数和真实“活跃”粉丝数相差巨大,很多网红、明星的“高播放高点赞高转发”都不过是一场早已精心设计好的“戏剧”而已...

  双方在网上的互相“指控”愈演愈烈,而微博的回应彻底将这场“大战”引入了“高潮”。10月19号,微博称@张雨晗YuHan存在“刷评论行为”,决定即日起关停@张雨晗YuHan微博账号,同时表示“蜂群文化”以刷出来的虚假阅读量欺骗客户,混淆广告流量成本和内容制作成本,暂停“蜂群文化”所有账号在微博的广告投放和微任务接单!这么说来,“蜂群文化”刷流量和数据造假真的实锤了?不过在“蜂群文化”的回应中,跟“流量”有关的字眼并未出现,只不过员工高某因为“沟通问题”被开除了!

  本着“刨根问底不嫌事大”原则的小编决定针对“刷流量”继续追问,最终得到了“蜂群文化”方面这样的答复:

  看来,这起“百万流量零销量”引发的事件,背后是否存在“流量造假”的“互撕”依然会持续下去。不过透过这起事件,公众关注的已经不在是事实本身,毕竟无论是广告主何先生代理的产品是否有“收智商税”之嫌,还是“蜂群文化”是否“刷流量”骗客户,如果单从广告投放角度来看,大伙的疑问只有一个:那就是某些网红大V动辄“百万点击数千评论各种点赞”究竟有多少“水分”!

  各位,小品里的桥段不是段子,而是现实。这不去年7月就曾发生过自媒体发文直接开撕公关公司的事情。这位自媒体作者在受邀参加某车型试驾活动后,发现活动受邀的十几位网红达人都是靠刷量刷出了“百万粉丝大V”的身份,而这些“假网红”仅靠几天活动就赚了上万块。这让作者对公关公司的行为产生质疑,并质问是否在用假流量欺诈客户。

  今年微博最有影响力的刷量行为来自于“饭圈”。2月,央视新闻报道新媒体流量数据充斥人为操纵,随后刷量软件“星源”App在6月被查,饭圈里疯狂刷量的现象被揭露。

  而且就在小编准备深入行业“刨根问底”前,一位光抖音就有1200多万粉丝、全网关注量达2000万的视频博主,主动透露自己到达机场的时间,想看看有多少粉丝来接机,可结果...

  2000万粉丝换来0接机,场面很尴尬,于是有人怀疑这其中到底有多少“真粉”,毕竟如今想要“假粉”刷量,成本已经很低了。这不根据之前何先生在文章里透露的数据,一段视频在微博上刷出300万播放、上千评论、数百转发只需要3500元,小编也尝试找了淘宝上的一家“刷量商家”,结果发现这还算贵的,以100万播放量500元,100次评论转发20元计算,想刷出相同量级的视频只需要1700元!

  很显然,一些网红大V想在微博上刷出一条“爆款”视频,成本相比客户投入的广告费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其实同样的“套路”很多明星也再用!

  不仅观众不知道,客户、导演也不知道,于是没有“火眼金睛”的他们自然成了“虚假数据”下的“冤大头”。比如影片《上海堡垒》票房惨败,导演滕华涛就表示自己用错了鹿晗,直言“流量扛不起票房”!不过如果你以为“冤大头”只是客户那就错了,咱们普通人也会成为受害者!因为当靠假数据塑造出的“假网红”和各种假冒伪劣三无产品的广告主勾结在一起,那么“网红带货”就要“收智商税”了!

  此外在2018年,网红店主“猫娘”售假被查。警方调查发现,猫娘作为网红售假所得利润极大,一次秒杀就有百万元的毛利。屡屡发生的“网红带货”售假事件说明,失真的数据让多数人“致盲”,消费者、创业者、广告主都失去了判断的坐标,从而形成一个恶性生态循环。而这个恶性生态循环的另一个“副作用”是:劣币驱逐良币!

  的确,在这样的生态之下,“良币”的生存并不轻松。比如和@张雨晗YuHan同类的某美妆账号,花了一年多的时间才将粉丝数从0涨到全网600多万、抖音440多万,原因就在于不愿与“虚假数据”为伍!

  不过在“夹缝”中的艰难成长,诚信带来的粉丝粘度恰恰也成了这个账号最耀眼的资本。

  据电商的数据显示,光是从10月1号到10月18号,这个账号“带货”的美妆产品就销售了3600多单,可谓是客户、消费者和账号“三赢”。所以也某MCN公司的项目运营负责人看来,“刷流量”和“数据造假”的行为注定是一个“泡沫”,只不过这次被人“戳破”了而已...

  不仅如此,当乱象成为常态时,监管也随之而来。这不10月17号,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也宣布开展严查“网红带货”的专项行动,对“刷单”、“假评论”涉嫌违反《广告法》、《反不正当竞争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违法行为进行查处。或许接下来,我们能看到越来越多的“良币”驱逐“劣币”吧!

  作为传统媒体人,我们需要突破自己,在新媒体市场竞争中赢得一席之地,但是坚守自己的底线维护媒体的公信力是绝不改变的信念。流量可以造假,但数据反应真实,流量为王只是过客,内容为王不会改变。“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流量的楼塌了!”
    下一篇

北京迪思公司与安利公司签订了三份百度SEO(搜索引擎优化)合同,安利公司花500多万删负面帖文,按照合同约定,迪思公司使用删除、屏蔽、下沉等手段,在百度搜索引擎上清理涉及安利公司的负面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