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太烂,从此逃离阿里云

 2019年3月3日,随着最后一台ECS云服务器的释放,我想这场与阿里为期16年的爱情长跑,终于是时候告一段落了,既然是真的用心爱过的产品,那就索性以恋爱的方式与你告别,给一代互联网人讲一讲,我和阿里云的前世今生。
 

  初识

  2003年,作为技术只有皮毛和懵懂的我,算是正式应了膀大腰圆彦明的邀约,正式加入了他的小组,那时候我接手的是他创立的“某外挂网”项目,算是第一次和万网第一次见面。

  那时候对域名完全没有现在了解,作为互联网早期的肥宅,彦明给我科普了好半天的易域网,3年前这曾经是“国内最大”的域名交易网站,创建这个平台的人正是今天的域名大佬之一,姚劲波,58集团的董事长。

  易域网其实仅创建了不到一年就被万网收购了,曾经算是一个垂直领域的信息服务平台,显然和后面姚总做了58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交往

  04年,我们第二个“在线音乐”下载项目开始,陆续开始在国内注册域名,06年开始做站群,大量导流的静态小网站,开始从万网注册域名的同时,购买低配小主机。

  09年,有了网络尖刀的前身52TTXS、有了M4DY、94HI、以及一大堆靠CPC和CPM广告为生的站群。

  2009年9月末,阿里巴巴宣布收购万网,当初我们在万网的账号有30多个,域名资产4K有余、搭配虚拟空间也有几千个。

  很多早期音乐圈站长大部分都还记得2009年的音乐版权噩梦,我们关了老爱听,但是因为IceWater的出现,2010年我们又有了保留至今的MCBANG、有了中途夭折的AITINGMC还有07ZG。

  2011年,开始接触中小企业建站,随后又和远在鸡西的冷哥搞加艺网络,大部分的客户也都是在万网上开域名、买虚机。

  13年后,我从厚重的MCBANG上分离科技板块建立IJIANDAO,开始购买使用云服务器、云数据库,十年一晃而过,也恰巧这第十年阿里云和万网组合成新阿里云公司,万网品牌独立运营。

  这一年发生了很多事,比如我离开东北,正式加入了知道创宇。

  热恋

  14开始,网络尖刀陆续尝试校园安全联盟、穷奇漏洞库做各种小产品,2015年又因为很多安全圈内老朋友熟知的事件,我创建了知安,有了CHU牛帮助完成的HADES、有了知安的知育(这台在青云)、慧眼引擎、有了我们风控体系的行知。

  2015年后,除了海外狗爹和国内易名抢注的域名,大部分的域名、云主机、云数据库业务,我们都承载在阿里云之上。

  身边兄弟公司,我们一些研究团队的业务机器,我们都在推荐阿里云,中途有一些业务迁出,但是还是在后面慢慢迁回。

  我们开始把给客户独立的特定业务,也都用上了阿里云的云主机。

  争吵

  和阿里云的矛盾,应该也是从这一年开始的,记不清具体时间,应该是16年末我们历经了第一次阿里云强制服务器升级,最大的问题就是强制回收IP。

  给客户的机器,为了资产的“保密性”,我们全都是不使用域名解析,从端上写死的IP值,直接把业务交付到了我们的客户,最搞笑的是我们曾经这样做的时候内部还探讨过这个方式是否合理。

  当初能够通过这个建议的主要原因,阿里云背后是阿里,阿里死不了,这个服务器理论上永远稳定,阿里云IP资源丰富,根本不用考虑换IP的可能。

  我记不清楚是什么时候,我只记得那一年远在哈尔滨的小Y带着他的小伙伴们,跟傻子一样,一个个去登录客户的服务器(账号都是客户公司为主体,基本不在一个账号下。)以软件升级为由,一个个搬家到新的主机商(避免当我是黑公关,我就不说是哪家了,)在客户端上改接口、再把软件丢给客户覆盖原有的软件。

  这一折腾,60多家客户,让小Y的整个团队停工一个半月,我们损失乱七八糟的换下来,很多服务器没到期就搬家,再算上人力这些乱七八糟的,我们差不多有几十万甚至更多。

  但这仍然没有阻止我们在阿里云上面注册域名。

  升级

  2016年末IJIANDAO也同样高频遇到很多奇葩的事情,之前为了更好的优化SEO,我们对IJIANDAO和拓刀项目都做了404界面的业务优化。

  当用户在爱尖刀站点上门搜索某关键词,如果该关键词不存在的情况下,我们会把当前最热,或与此话题相关的文章内容,推荐给用户,给一个提示告知他说“没有搜索到与AAA相关的内容,您要找的是不是BBB”。

  用户在我站点搜索了一些违规关键词,虽然我站点没有任何违规内容,但是因为搜索完了还展现了你要找的是不是BBB,我们多次被阿里云绿网机制将网站拉黑。

  2017年01月爱尖刀忍痛迁出阿里云,搬家腾讯云。

  2017年02月,历经一个多月的时间,经过多次与阿里云客服工单协调,仍然没有得到解决,问及是否能够提供恶意敏感词库我们自行去把敏感词都屏蔽,最终也不能提供,不承认是误报,也不解决自己BUG问题就TMD算了,我们收到了阿里云站内的处罚告知:

  第一次( 7 天累计违规网页达 100 条) 阻断域名,完全整改、公安平台提交网站备案、参加网站安全管理考试及培训

  第二次( 7 天累计违规网页达 100 条) 阻断域名且 1 年内禁止参加阿里云平台营销活动 完全整改、公安平台成功备案、参加网站安全管理考试及培训

  第三次( 7 天累计违规网页达 100 条) 阻断域名,帐号禁止购买且永不开通 永不开通。

  2017年03月,在日访问7K的情况下,仅上线4个月不到的拓刀搜索,因为耗在阿里云各种恶心的沟通上,大家都疲惫了,一气之下我们选择关停。

  也有小伙伴提出了搬家的方案,但是说实话,当时爱尖刀搬家完损失还是很大的,搜索引擎对爱尖刀还是做了很多降权,不想重新去做SEO了,大家也觉得有点疲惫了,所以就这样算了。

  恰巧,我所在的公司的服务器又一次被提示了强制换IP,从2017年开始我们决定敞开胸怀,以后云服务器这块我们开始尝试腾讯云。

  隐忍

  核心资产搬离阿里云,我们大概折腾了半年时间,耗费多少人力、物力、丢了多少没到期的服务器因为有了之前的事儿,真的懒得算了,不用阿里云的云服务器,只是留了域名在这里,应该没啥问题了吧?

  一直到18年,经常被大区销售各种联系打电话推荐业务,提示业务到期乱七八糟的,前面还是95187,后面各种手机?座机?

  甚至我们保留念想的MCBANG原来使用的服务器,在接到其阿里云销售打来的CDN业务介绍电话后,没几天就遭遇了莫名其妙巧合的DDOS,想必这种巧合的DDOS,一定不只我一个SB遇到。

  18年4月,阿里云新抢注的域名,在腾讯云提交新增域名备案,几个小时就办完腾讯云所有流程,然后第三天被工信部以“该域名不存在注册商验证库中”的原因驳回,提交到阿里云,阿里云告知再等三天才能入库。。。

  18年7月,历经了中途不断的营销骚扰后,再次收到我最无法容忍的,阿里云95187打来电话,以“恐吓式”的方式推销业务。

  先是询问我们在阿里云的XXX账户下有一台服务器是不是提供了对外的站点业务,我回答是了以后,他问我使用没使用HTTPS,我回答没有(那是一个纯粹用来纪念挂死尸的测试站服务器啊,我们不经营的站点留个念想都丢在那而已。)

  阿里云的销售,用这官方的营销客服电话,竟然直接在电话里对我说:

  他们收到谷歌通知,特别来通知我,因为我的站点没有使用HTTPS,谷歌会对我的网站进行拦截,提示我的网站是不安全的站点,到时候我的网站再也没办法通过谷歌浏览器访问了,然后就开始给我卖SSL证书。

  这件事我发到了V2EX上直接吐槽,好几个人反馈都接到了这样的电话,阿里云SSL证书的PM跑到下面留言说,免费送我个SSL证书,遇到问题堵上嘴巴就可以了?

  我是一个懂技术的ZZ,但是如果换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土老板接到这样的电话呢?那电话的另一端一定有一群电销业务员在那欢快的笑着,又TMD骗了一个不懂的SB吧?这不是个例,电销业务员培训的时候,这些话术到底谁设计的?为什么他们会这样说?

  想到这些,此刻,对阿里云最后一点点的尊重,真的都没有了。

  分手

  此后无论哪个阿里云业务打过来电话,我都会告知他们,我们所有业务都搬走了不会再用了,域名到期以后我就直接转走,甚至有些没到期我也跟着都一个个转了。

  累计这么些年,我们在阿里云上面折腾过的域名,至少6K有余,虚拟主机几千个,云服务器资产+云数据库,乱七八糟的把给客户用的都算上,经过我手的也要800有余。

  最后一台机器回收了,其实业务早就搬走了,115.28.6.3 这么短的IP都不要了,曾经手里有多少个这样的资产啊,我早就忘记最初信任它时的模样了。

  回眸与之交集的这十六年,万网十年基业打下来的信任,阿里云四年的新品牌,最终就这么两年时间的运营+服务,轻而易举的把我对它曾经所有的信任全都撕了个精光。

  寄语

  “爱用不用,走了就走了,你写什么东西找麻烦啊”

  我想此刻应该不少阿里云的中层,业务负责人会有这样的内心想法吧?一直对阿里很多业务,都表示尊重,但唯独阿里云的运营方式、客服服务方法,坚决不认可!

  君安思危,阿里云的产品再好,按照你们这样的经营方式搞下去,迟早要灭亡。

  今天的告别是因为我这纠缠不清的感情最后一丝的情怀,希望手机屏幕那一边的你明白一个道理:

  一旦某一天当市场不再需要你的时候,他连再见都不会和你说。

  醒醒吧ZZ,再睡下去午门、菜市口就到了。
    下一篇

截至2019年9月底,微博月活跃用户达到4.97亿,日活跃用户增至2.16亿。净营收同比增长2%至4.678亿美元;广告和营销营收4.125亿美元,同比增长1%;增值服务营收5530万美元,同比增长9%。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归属于微博的净利润为1.761亿美元,上年同期则为1.718亿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