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熟、暴跌、破产、撤资,20年来最大的互联网泡沫正在爆裂

 

  2018年9月14日,“移动内容聚合第一股”趣头条在纳斯达克上市,首日股价大涨128%,报收15.97美元,市值46亿美元。

  12月10日,研究机构WolfpackResearch发布了一份做空报告,指趣头条存在欺诈行为,认为趣头条2018年的销售中74%的销售额都是假的,77%的现金余额是不存在的。这份报告导致趣头条股价盘中一度下跌10%但随后即出现反弹。

  事实上,在这份做空报告出来前,趣头条一直在走“空头路线”。上市之初,其股价最高达到20.39美元,市值接近60亿美元。如今,趣头条股价只有2.86美元,市值剩下8.3亿,距离最高点足足跌去了86%!

  如此惨烈的暴跌,很难用正常的市场逻辑去解释,但一个现实是,这两年蜂拥上市的大批中国互联网公司都出现了上市前估值虚高、上市后跌跌不休,估值仅剩零头的悲惨结果。

  随便看几个例子,蔚来(NYSE:NIO)2018年9月上市,股价最高13.8美元,市值145亿美元。上市后股价一路暴跌,最低1.19美元,目前2.26美元,市值只剩23.75亿美元,跟最高点相比下跌了84%。
  

  二手车电商领域,优信(NASDAQ:UXIN)2018年6月上市,股价最高10.49美元,目前2.71美元,市值7.96亿美元,下跌了74%。
  

  聚美优品2014年在纽交所上市,股价最高39.45美元,目前股价1.92美元,市值2.28亿美元,跟最高点相比跌去了95%。
  

  互联网券商行业,老虎证券(NASDAQ:TIGR)2019年3月上市,股价最高23.89美元,目前3.29美元,市值4.62亿美元,蒸发了86%。
  

  在线教育领域,流利说(NYSE:LAIX)2018年10月上市,股价最高17美元,目前2.01美元,市值1.19亿美元,蒸发了88%。
  

  51Talk(NYSE:COE)2016年6月上市,股价最高25.24美元,目前5.48美元,市值1.12亿美元,下跌了78%。
  

  这充分说明,一二级市场估值倒挂不是个别现象,而是中国互联网公司泡沫化的共相。这一问题导致的后果就是,在互联网公司上市前,风投机构拼命忽悠其他机构接盘,互相抬高标的公司估值,上市后割韭菜套现出局。然而,一旦市场遇冷,找不到接盘侠,标的公司要么上市前资金链断裂猝死,要么上市后一路暴跌,被打回原形。

  既然一二级倒挂的情况在一级市场频繁出现,一级项目比二级市场的价格贵很多,那为何很多互联网独角兽还不降低估值呢?

  微博网友“月风_投资笔记”认为,一级市场的最大游戏规则就是发新撑旧,不停的发新产品募资,然后给老产品接盘,俗称“继续跟投”,这样老产品清盘时能做出来一个非常美妙的IRR,就可以继续有理由发行新产品募资,如此反复。
  

  这种手法如果想继续进行,最终一定会引发一个结果:一二级倒挂,就是发新撑旧,把估值撑出来非常高的水平。但是随着击鼓传花、“庞氏骗局”的演进,这里换手的节奏越来越快、估值越来越高,尤其是13年以来的PE热潮近期迎来“3+2”类老产品的陆续清算,大家的压力越来越大了。

  最终手段,就是开始大范围的“催熟”,以趣头条为例,即使亏损、即使基本面有瑕疵,也要急速2年催熟上市,让新客户顺利给老客户接盘,让老产品的IRR做的好看。最后,GP拿了管理费,被投公司拿了真金白银,大家都开上了玛莎拉蒂,买了大平层,一个完美的故事结局。

  在这场估值泡沫游戏里,风投资本显然是最大的幕后推手。以趣头条为例,公司2016年6月上线,2018年3月15日,趣头条完成2亿美元的B轮融资,由腾讯产业共赢基金领投,尚珹资本、顺为资本、小米科技、华新致远、创伴投资、光源资本、成为资本、红点创投、华人文化等跟投,B轮投后估值超过18亿美元;2018年8月,趣头条引入包括人民网旗下基金在内的战略投资者,投资额约6000万美元,投后估值达27亿美元。

  按照目前趣头条的市值计算,B轮投资方亏损过半,C轮投资方更是亏到脚踝了。

  但是,和上市估值大缩水相比,上市失败或资金链断裂显然是更可怕的噩梦。近日被誉为小“拼多多”的淘集集宣布破产清算,而拖欠供应商和广告商的债务高达16亿元。

  淘集集成立于2018年8月,凭借疯狂补贴,烧钱获客的发展模式,迅速拿下目标人群——三四线城市用户以及乡镇地区用户,并且在几个月内就获得了1.3亿注册用户,成为电商领域的一批黑马。

  淘集集的疯狂烧钱模式得到了风投的大力支持。成立两个月后,淘集集就获得了险峰长青等机构的4200万美元融资,险峰长青是由联创策源陈科屹、华兴资本包凡创立的知名风投机构。

  大型风投集体跳坑也是这几年互联网创投领域的特色。拿风投界的神话软银来说,今年10月份,上市失败的WeWork曝出估值跳崖,从470亿美元降至80亿美元,而软银此前两年已经在WeWork上投入了110亿美元。2016年,中国最大的酒店连锁企业之一上海锦江国际大酒店牵头WeWork的F轮融资,估值是169亿美元,软银在此基础上将估值推高了3倍。

  WeWork的悲剧戳破了软银为代表的风投机构过去很多年里编造的神话,也直接引发金主和二级市场投资人的不信任。软银掌舵人孙正义甚至被质疑失去投资嗅觉。这直接导致,孙正义筹备的“愿景基金2期”筹资困难,媒体报道称,中东大金主们已经对孙正义的大手笔投资方式产生质疑。
  

  实际上,软银很多投资都让外界看不懂。2018年1月,软银同意向一家遛狗公司Wag投资3亿美元,对Wag估值6.5亿美元。软银的这笔投资曾令一些科技行业投资者大吃一惊。如今,软银又突然决定将其所持Wag近50%的股份卖回给这家遛狗公司,这笔投资预计是亏损的。

  2000年11月,美国宠物网站Pets.com倒闭,成为千禧年互联网泡沫破灭的标志。如今,这一幕会重现吗?
    下一篇

百度沦为财务投资,其实腾讯也算不上战略投资,不一样的是阿里巴巴。百度做的是搜索引擎流量,快手做的是短视频流量,两者更多的是协同与互补。